NEWS新闻资讯

南宫市卓越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联系人:张平
手机:15031943693
电话:0319-5187079
地址:河北省邢台市南宫城东开发区

新闻资讯当前所在位置:返回首页—新闻资讯

【锅炉】燃气锅炉之:天然气泄漏防范措施
作者:hbzyrqzb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5-10-9 10:25:10  点击:30

经过几次改革,中国油气产业选择了上下游一体化的国家公司经营模式,对迅速提高油气企业规模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少数企业的上下游一体化经营也扭曲了市场价格和供求关系,成为油气供求矛盾加剧和价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油气是传统计划经济时期管制最严格的领域之一,即使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下简称“三大油气企业”)已在美、港等地上市成为国际公司,但至今为止仍没有完成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油气体制既有计划经济特征,也有市场经济特征,是典型的双重体制。油气产业链是多重体制亚型复合体构成的不完全市场产业链。


矿权:少数企业无偿获得油气区块,大量矿区占而不采。目前国际上普遍采用招标方式出让油气矿权,对矿业权人规定了严格的权利义务。我国长期实行“申请在先”的矿权出让方式,三大油气企业无偿取得了国内大部分油气区块的探矿权。油气矿权持有成本低,企业对大量矿区既不投入也不开采,制约了国内油气供给能力的提高,未能充分体现国家对资源的所有者权益和企业有偿使用矿权的原则。在我国目前实行的油气勘探开发专营权制度和对外合作专营权制度下,除少数国有油气企业外,不允许其它各类市场主体进入勘探开发领域,限制了油气领域的对外开放,制约了上游市场的发展。


管网:建设运营不向第三方开放,缺少有效监管。1980年代以来,大部分发达国家对网络型行业进行了网运分开、放松管制的改革。我国油气管网设施的建设和运营仍集中于少数大型央企,实行纵向一体化的经营。不同公司的管网之间互不联通,有的地方交叉重复、空置浪费,有的地方建设不足、运行饱和。企业利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向第三方开放,不让社会资本进入,消费者缺少选择权。国家对管网运输的价格、建设、运营缺少有效监管。城市燃气管网一般也是由一家公司经营,与国家油气管网存在同样的问题。随着油气上、下游市场主体逐步走向多元化,相关市场主体对于油气管网改革的需求日益凸显。


流通:个别国企专营,形成市场壁垒。原油是目前世界上交易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商品,但在我国仍是由少数企业特许经营。在进口环节,我国对原油仍实行国营贸易管理,同时允许一定数量的非国营贸易。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珠海振戎公司和中化集团,这5家国营企业原油进口总量占整个原油进口的90%以上。原油国营贸易配额只能用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炼厂加工。没有国企的炼化生产计划文件,民企进口的原油不能通关、铁路不能安排相应运力。这种制度安排客观上限制了其它市场主体的进入。天然气进口方面,国家尽管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规,但限于进口基础设施的排他性,民营企业很难实现从国外进口天然气,一般是通过三大油气企业代为进口。


在批发零售环节,国家赋予了中石化和中石油在成品(下简称“两大集团”)油批发和零售环节专营权。全国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全部交由两大集团的批发企业经营,各炼油厂一律不得自销成品油;新建加油站统一由两大集团全资或控股建设。尽管近年来有所放松,延长石油进入零售行业,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下简称“三大油气企业”)开始与民企合作,但仍在批发零售环节占绝大部分份额,其它市场主体难以自由进入。


炼化:靠项目审批控制规模,形成逆向调节。炼化产能主要集中在三大油气企业,各地也有一些地方炼化企业。对炼化项目的审批高度集中于国家有关部门,大型炼化项目往往多年得不到批准。炼化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拿不到国家的批件,银行不给贷款,地方不给批地,而市场对成品油需求旺盛,于是小炼化企业在各地遍地开花。对炼化项目的“严格”审批不但不能抑制过剩产能,相反形成逆向调节,加剧了低水平的产能过剩。


企业:“大而全、小而全”,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三大油气企业开展的业务覆盖了上下游全产业链,从生产经营到后勤服务、“三产多经”,一应俱全,包袱沉重。企业吃国家的“大锅饭”、职工吃企业的“大锅饭”、企业办社会问题仍很严重。国家有关部门对油气企业管人、管事、管资产,企业经营自主权出现下降趋势。油气企业以满足国家考核作为主要经营目标,将提高国有资产投资回报置于次要地位。虽然三大油气企业早已进入世界500强,但大量业务来自关联交易,内部交叉补贴严重,经营管理成本高昂,赢利很大程度上依赖国家给予的价格保护和补贴。


价格:国家定价为主,价格调整滞后国际市场波动。尽管我国已经明确了原油和成品油与国际接轨的定价原则,但定价机制仍不健全。国内原油价格被动跟踪国际油价,不能准确反映国内市场真实的供求关系和成本变化,无法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供求关系的作用。成品油定价机制存在滞后性,国内油气消费者没有充分分享国际油气价格走低带来的“红利”。国有油气企业不能参与国际期货市场交易,既不利于我国参与国际石油定价,也无法对冲油价波动的风险。


财税:税费功能界限不够清晰,各方经济利益亟待平衡。在现有税费政策下,油气企业除一般企业均需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外,还须缴纳矿业权(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矿业权价款(实际未征收)、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矿区使用费)和石油特别收益金。这些税费基本上延续了计划经济下按生产环节收取的形式,经济内涵与边界比较模糊,没有反映出国家与企业的权利义务关系。在分配中,中央和地方利益不够平衡,没有兼顾到相关利益主体的诉求。


政府:政企不分、政监不分、监管薄弱。油气储量评估、行业标准制定等政府职能仍由企业承担。本应由政府进行的行业监管职能缺位,企业以自我监管为主。政府的油气管理职能分散在多个部门,管理方式基本上是以批代管,缺少事中、事后监管。政府部门中没有对油气进行监管的专门机构,对网络运营环节监管缺位。相当数量的法律法规抑制了市场竞争,已经成为油气改革的障碍。


南宫市卓越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电话:0319-5187079

 

下条新闻:LNG站预冷方案